投中網
搜索
APP下載
  • iOS App

  • Android App

公眾號矩陣
  • 超越J曲線

  • 偏見實驗室

  • 氫元子

  • 象三一

  • CV智識

  • Proptech研習社

  • 東四十條資本

  • 投中網

投稿
登錄 | 注冊
投中網  >  資本市場  >  正文

影視行業難熬2019:1884家影視公司倒閉,迪麗熱巴8個月無戲可拍

投中網   |   馮穎星
2019-12-01 11:22:48

雖然今年賺了80億票房收入,但于冬近來時常想起2008年完成第一輪融資時,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伙人孫謙對他的一句叮囑——“Cash is king”。

娛樂行業近來頗不太平。臺灣演員高以翔錄制節目期間突發心源性猝死,引發無數人對綜藝節目的討伐。

但自2018年影視行業政策收緊,“限薪令”推行,綜藝節目一度成為演員們保持收入的“避難所”。而今,綜藝淪陷,整個文化娛樂產業仍舊沒有走出下挫困境,再來觀望影視行業,與去年相比,影視行業的“地震”終于傳導到了實體。

日前,天眼查公布數據顯示,2019年以來,有1884家影視公司關停,具體表現為公司狀態注銷、吊銷、清算、停業。包括演員黃渤入股的春天融合也在近日遭遇股權凍結。

“大退潮來的比預想更兇猛”,在最近一場文化產業峰會上,一位曾關注影視娛樂板塊的投資人對投中網說道,“系統性風險大,回款周期長,2018年我們對文化類項目的投資節奏就在放緩,影視類項目預計一兩年內都不會再看了”。

政策嚴控、平臺調整、資本退潮,寒冬之下的影視行業,比其他行業更“冷”。哪怕票房收入80億元的博納影業董事長于冬也直言,“不敢放松”。

風聲鶴唳:集體性懷念2015-2017

近日若與影視行業從業者交流,幾乎所有人都在懷念2015—2017年的影視圈。

以“煤老板”為代表的傳統行業的熱錢批量涌入,市場資金充裕,撬動大量在影視圈門口躍躍欲試的年輕人入圈。隨著狂熱的資本“沖”進來的,是影視行業的供給空前增強,一時間整個行業百花齊放。《捉妖記》、《大圣歸來》、《煎餅俠》、《戰狼》等口碑與票房兼具的電影層出不窮,《瑯琊榜》、《羋月傳》、《盜墓筆記》等優質電視劇應接不暇。

文化傳媒板塊的并購擴張,也在這一年得到充分釋放。Wind數據顯示,2015年文化傳媒行業總市值達到1.66萬億元,板塊同比漲幅達到74.32%,市值飆升的同時,文化傳媒公司并購擴張也進入白熱化。2015年,文化傳媒公司共發生并購196起,涉及資本約893.83億元。換句話說,平均不到2天就會發生一起文化傳媒公司的并購。

王博濤也是在這個時候開始進入影視投資的行列的。面對投中網,提起這幾年里投出的《唐人街探案2》、《新神雕俠侶》等項目,他仍有些得意。他用“那個時代”來形容過去的幾年,“那個時代,各個創投圈的路演中,影視類項目能占3成以上,文化類項目更多,很多影視劇,拿著PPT就能拿到錢”,不過對于爭先恐后沖進來的“煤老板”們,王博濤損譽參半,“傳統行業的老板們出手就是500—2000萬元,過去幾年也撐起了小成本影片的半邊天。但因為缺乏專業性,虧錢最多的也是他們。這些‘局外人’進入行業,目的無非兩點,一是想趁機轉型,二是把一些來路不明的錢洗白,順便再賺一筆”。

但虧了錢之后,這些“野生”影視投資人的熱錢、傻錢開始出清,募不到錢的影視劇從業人員,倒也懷念起這些“煤老板”來,知名編劇汪海林甚至在公開媒體上放話,“現在的資本真如不‘煤老板’們,‘煤老板’們特別尊重專業的人……從不干預創作”。

雖在行業內已投出高票房的案例,但當前的境況之下,王博濤也直言“沒法再投,回款周期長,投資風險大”。問及為何不追加即將上映的《唐人街探案3》的投資,王博濤表示,“有了前作所驗證的成功,第3部的溢價已經到了6—7億元,實在投不起了”。他同時告訴投中網,市面上尚存的影視公司幾乎“集體性”考慮轉型,有的轉股權投資,有的轉產業投資,而有錢的影視基金,也多是諸如北京文投集團、陜西文投集團等“國字號”基金。

無戲可拍:迪麗熱巴,“已八個月沒拍戲了”

而今,潮水退去,盛景不再。

2018年以來,伴隨著政策趨近,多個影視行業并購被終止,崔永元一抽屜合同攪翻了影視圈,限薪令發了一道又一道,影視圈三年補稅從天而降,游戲版號審批封鎖10個月斷了影視衍生品重要后路,資本四下而散,從業者躲在談逃亡。

“今年已經有八個月沒拍戲了”,2019年8月的一檔真人秀節目上,當紅花旦迪麗熱巴對同行傾訴道,而昔日“熒屏霸道總裁專業戶”明道日前也在《演員請就位》這一綜藝節目上直言,“這是我今年第一次演戲”。一線演員尚且如此,腰部演員更不好過。無戲可拍,幾乎是整個影視圈2019年面臨的現狀。

行業數據也體現了這一點。市場情況向好之時,影視傳媒板上頭部公司市值逼近千億,而2019年以來,整個影視行業上市公司市值平均下跌72%,整體市值不足此前三分之一,一家上市公司市值下跌80%實屬正常。這種境況之下,資本對影視行業的信心嚴重不足,大量影片找不到資金拍攝,無論是申報電影備案還是電影開機數量都在嚴重下滑。而電視劇方面,最新數據顯示,2019年前三季度,全國拍攝制作電視劇備案數量比去年同期減少27%,橫店影視城的開機率同比銳減45%。

整體來看,影視行業的主流平臺主要來自三個方面,電影院線、主流衛視、“優愛騰”(優酷、愛奇藝、騰訊)為首的視頻平臺。但目前的現狀是,大熒屏大制作對資金需求量大,融資困難,衛視收入下降、電視劇與綜藝更傾向于網絡視頻平臺。

但在前幾年攫取市場份額的圈地之爭中,以“優愛騰”為首的視頻平臺為爭取優質內容爭搶用戶,將影視節目購入抬上“天價”,至今未能擺脫高額虧損的窘境。卻在市場地位基本穩定的“三足鼎立”的局面形成之后,隨著整個影視行業限制“天價片酬”的肅清走向,聯合將影視劇的采購價格壓到了成本價上,徒留影視劇供應商叫苦不迭,“市場情況不好,這種價格,不接就沒有飯吃”,有從業人員對媒體吐露道。

“電視臺不景氣、視頻網站燒不動、政策監管趨嚴,三重疊加,加之現在影視公司現金流不好,使得整個行業雪上加霜”,方正證券研究所所長楊仁文對投中網表示。

如何過冬:Cash is King

當下的情境,光線傳媒總裁王長田早有預感。2019年6月,在上海電影節期間,他發表公開言論稱,“2018年我就預判會有上千家影視公司倒閉,沒想到行業的倒閉潮會愈演愈烈,一直持續到現在。寒冬越來越加劇,一場場風暴刮來,行業已經跌入谷底,在這種情況下,大量企業倒閉也是市場的正常反饋。”

在他看來,電影行業步入低谷的表現有三方面,第一,電影票房從快速增長變成下滑;第二,行業稅務問題導致的信任危機;第三,融資不暢、上市公司市值急劇縮水,資本大撤退。“電影產業寒冬背后有過去幾年電影投資過熱帶來的產能過剩、稅務問題帶來的信任危機、資本過度追逐帶來的資產高估,以及行業人才缺乏、電影工業化體系不夠完善”。

在2019年11月28日,娛樂行業CEIS峰會上,博納影業董事長于冬直言,“之前我們都在講如何把蛋糕做大,但是現在蛋糕就這么大,我們只能談如何在一塊蛋糕上分的更多。這個行業已經習慣了2015—2017年的爆發式增長,但市場確實已經進入到存量時代。” 他透露,2019年過去的11個月里,博納影業已經收獲了近80億元的票房營收,突破了2018年全年54億元票房營收的最好成績,但卻絲毫不敢樂觀。至于寒冬之下所取得的80億元票房收入,于冬則將之歸功于5年前大力推行“主旋律”影片的戰略性勝利。

近來,于冬時常想起2008年完成第一輪融資時,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伙人孫謙對他的一句叮囑——“Cash is king”。彼時,博納影業正在進行第二輪融資,并計劃奔赴美股,恰逢趕上全球性金融風暴,便也得出“看好現金流,是抵抗周期的唯一的辦法”這一結論。

對于一時半會兒還不能走出困境的影視行業,于冬也給出了幾點建議:第一,如前所述,現金為王;第二,謹慎投資,對于電影項目的投資,要建立專業的綠燈委員會,慎之又慎;第三,勇于創新,哪怕在自己擅長的領域,也要做出創新與改變。“雖然創新是冒險,但不創新就是等死,冒險總比等死強”。

末了,于冬喃喃,“我之前是不看劇本的,跟導演吃個飯就決定(投資了),但現在不行,劇本一定要看。要有商業思維,十年規劃雖然要有,但眼下的錢最重要”。

(經受訪者要求,文中王博濤為化名)

網站編輯: 王滿華
本文為投中網原創文章,轉載或內容合作請點擊轉載說明,違規轉載法律必究

0

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,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投中網,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,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。

發表評論

 / 200

全部評論

—— 沒有更多評論了 ——
—— 沒有更多評論了 ——
河南快赢481走势 新广西老友麻将微信群 富煌四树能赚钱吗 卖游戏币赚钱么 猫总 小白赚钱 保时捷彩票安卓 路由器赚钱宝共享 孔明灯作坊赚钱吗 银豹彩票首页 网上开博客赚钱吗 神武那个 赚钱 九龙彩票群 写工具书书评能赚钱吗 怎样共享带宽赚钱 闲来麻将下载手机版 河北专拍学校赚钱的摄影师 英雄联盟道聚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