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中網
投中網APP
  • iOS App

  • Android App

公眾號矩陣
  • 超越J曲線

  • 偏見實驗室

  • 氫元子

  • 象三一

  • CV智識

  • Proptech研習社

  • 東四十條資本

  • 投中網

投稿 搜索
登錄 | 注冊
投中網  >  商業深度  >  正文

創業者困于“00后”社交

子彈財經   |   張茹雅
2019-10-09 08:58:08

國內的社交行業的確需要希望。

人不輕狂枉少年。

作為一名社交老兵,投資人康東認為“00后一點兒也不特殊”。

他在騰訊當了6年記者,專門跟蹤報道社交行業,接觸了太多在這個風口上起落的產品,后來轉型成為社交投資人,“社交對人非常重要,在如今00后社交興起的當下,我更看好線下社交。”

出生在互聯網時代00后,又被叫做“互聯網原住民”,他們從出生起就被賦予了更多的可能,這也被看作社交賽道的希望。

國內的社交行業的確需要希望。

9月初,微博推出社交App綠洲,其形態酷似Ins和小紅書,為了獲取用戶,利用微商吸引用戶從而成為“微商聚集地”,且上線3日便被爆料“涉嫌抄襲”事件;9月24日,據“晚點Late Post”報道,阿里釘釘事業部重啟了“新來往”項目,而這款產品也被外界稱為“毫無新意之作”。

而「子彈財經」在使用這款內測產品時,接觸到阿里的內部員工,他所發布的動態最早日期是2018年11月,針對近期外界對“Real如我”的輿論,“目前的確不是很理想”,但他說,“現拍現發使我們一直在堅持的理念,還是需要一些差異化。”

除了綠洲、Real如我,2019年的社交賽道入局者不在少數:張一鳴的“多閃”和“飛聊”,張朝陽的“狐友”......

王欣曾在i黑馬采訪中說,“2019年一定是新一代社交產品的元年,會有很多社交產品會在今年陸續誕生。”

距離2019年結束還剩下85天,此時即便有了巨頭入場,社交賽道依舊沒有出現一款“驚艷”的產品。

“在雙微穩坐頭部的情況下,其他新社交產品想沖出來并不容易,背后要投入的成本太大,特別是針對00后的社交場景,入局者每走一步都是硬仗。”業內人士對「子彈財經」稱。

在冰火兩重天的社交賽道中,創投圈如何理解00后?創業者為何困于00后社交?

“新藍海”00后

“你見過用四根手指玩手機的人嗎?”80后社交創業者李乃旭向「子彈財經」拋出一個略顯奇怪的問題。

他們團隊面向幾百名初中生、高中生做了上百次訪談,發現很多青少年看到電子屏幕上的圖片,就會本能地用手指在屏幕上滑動。

很多00后接觸的第一臺電子設備便是平板電腦或者智能手機,因此多數人幾乎沒有按鍵或者鼠標點擊的概念。

“他們對于屏幕的理解和我們不一樣。”互聯網時代下成長的00后,從出生起,就附帶著“變與不變”。

“小時候,我都會把錢藏在枕頭和褥子下面,”但如今他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,“00后已經有自己的電子賬戶了,這導致他們很小就會線上消費。”

00后自小就和商業社會緊密地鏈接在一起,隨著移動支付的普及,雖然支付寶不允許12歲以下用戶注冊,但微信的支付功能沒有年齡限制,00后養成了線上消費與使用手機錢包的習慣。

不過,互聯網為00后帶來的,絕不僅僅是消費習慣的改變。

訪談調研中,李乃旭對一個四川涼山的小男孩印象深刻。這個小男孩每天下午三點按時發布視頻,通過短視頻向外界展示村莊風景、田間地頭的一切,每月收入一千多。

“他們不止會花錢,也會通過互聯網賺錢。”而這是生活環境決定的。

作為互聯網原住民,他們始終被浸泡其中。

用異類的網絡用語標榜著自己的不同,形成一種獨特的文化現象。

他們總會自創一些網絡用語、特殊的詞匯。“處Q友”、“二次元”、“黑界”、“扣字”……“我需要百度才知道這個詞是什么意思、什么梗。”80后投資人康東對「子彈財經」說。

這種獨特的文化將他們真正聚合在一起。“快看漫畫”聚集兩億用戶,大部分是00后,正是漫畫和二次元將這類人群歸集到這個平臺上。

對于這種利用興趣完成社交目的的產品,康東認為:“這是種比較‘偷懶’的社交形式。大家有共同愛好的情況下輕松、迅速地熟悉認識,這種‘興趣+社交’的商業模式自有它的意義。”

快看漫畫相關負責人對「子彈財經」說,平臺上的00后大致用六個關鍵詞可以形容,即“文化自信、二次元、自我表達、特定圈層、創造力和愿意為興趣付費。”

其中,二次元文化已經逐漸走向主流文化,也正因為二次元這個小眾文化的崛起,快看漫畫才得以發展。

“00后社交創業,在選擇文化方面一定要慎重。不能選太過于小眾的文化,沒有成長性,需要有普遍共識。”李乃旭推薦日本和韓國的小眾文化。

00后本能地和“老年人”產生隔離。“一個圈子的魅力不在于有誰,而是在于沒有誰,這才是圈子的意義。”康東說。

他們希望被人看不懂,又渴望被理解認同。“00后也很矛盾”,這也是青春期特有的矛盾。

00后似乎在刻意設置這些“障礙”,將那些不懂的人隔離在外。

咖啡廳里,輕音樂緩緩響起,桌子上的兩杯拿鐵喝了不到一半,康東回憶起自己的青春,“我不到20歲的時候,每次看著那幫我比大十來歲甚至更大的人,總覺得,‘你們這幫老白菜,懂什么呀’!”

轉眼邁進不惑之年的他爽朗一笑,“現在我成了別人嘲弄的對象。”

不可否認的是,人是有共性的,他們要彰顯自己的與眾不同,“如果被大眾看懂,那他們就太失敗了。”

00后不知道自己要什么,而這也是投資人、創業者想知道的問題,康東反問,“你在十幾歲的時候,知道自己要什么嗎?他們一點也不特殊。”

規律一直都在,只是時代在變。

相對于70后、80后、90后見證了互聯網發展,00后享受著互聯網的碩果,也正因為他們的變與不變,00后意味著更多的可能。

互聯網已經到了下半場,在這場加時賽中,00后社交會是僅存為數不多的藍海嗎?

“不理性”的決定

“你瘋了!”

兩年多前秋天的一個下午,李乃旭正和四五個朋友在一起吃飯,他告訴了創業多年的朋友,自己打算做社交產品。他們的反應很吃驚,覺得李乃旭的選擇很不明智。

時間線拉回到2012年,那時的李乃旭還是一名外賣項目創業者。“千團大戰”期間,全國競爭公司不下5000個,“當我們融到百萬級時,他們已經融到億級了;當我們融到千萬級時,他們的融資額度已經非常大了。”

做外賣的四年多,焦慮如影隨形。“我們始終在對手的陰影下活著。”2016年,隨著美團與大眾點評的“盛大聯姻”,千團大戰接近尾聲,李乃旭看到公司后臺用戶數據暫停增長,終于意識到他們徹底沒有機會了。

不過,“創業之心猶未死”。從外賣這個項目退出后,李乃旭轉而考察下一個戰場。

2016年1月20日,人人網公司股價已經跌至3美元,總市值縮水至11.36億美元。

那天中午,李乃旭剛走出地鐵就看到了這個消息,立刻給朋友打了一通電話,他們聊了三個小時,“中國的社交版圖是不是有了一個實質性空缺的出現?”

要清楚的是,2011年上市初期,人人網股價高達74.82美元。5年時間,縮水近7倍,一代社交鼻祖就此謝幕。

中國社交市場進入一種非真正意義上的真空狀態,它終究被微信、微博填滿。“屬于我們的社交產品已經死了,在新一代00后身上,會出現新的商業模式嗎?”李乃旭想了很久很久。

在確定下一個創業方向后,李乃旭跑去和創業多年的朋友商量,也就有了被罵“瘋了”的那一幕,不過這也沒阻止他想把CQY做起來的念頭——在他的設想中,這是一款游戲化00后社交軟件,在社交過程中注入游戲基因來吸引用戶持續留存下來進行互動。

但是,做社交本身就是一件很瘋狂的事情。大部分社交創業者從網易、今日頭條、騰訊等大廠出來,至今也沒有成功的案例。

做社交產品必須深諳用戶心理,還要懂產品、懂運營、懂市場。大公司的員工可以通過實際操作觀測到用戶實際數據變化,而草根創業者普遍在某一方面的短板很“短”。

“草根創業者一般都是抱著自己的想法來做,覺得用戶會缺什么。”李乃旭清楚,如果沒有看到用戶真實的使用數據,很難對社交這件事有真實深刻的理解。

一開始,朋友對CQY的普遍不看好,但李乃旭心中的執拗一直都在,“我覺得中國的互聯網缺一款特別的00后社交產品,我要把它補上。”

一周過去了,兩周、三周、一個月……就這樣,社交創業計劃又擱置了半年,直到2016年下半年,李乃旭遇到了合伙人曹越和王程程。

作為一名連續創業者,李乃旭選擇了仍在校讀書的曹越做聯合創始人。曹越先前是李乃旭上家公司的實習生,目前在北師大讀大四,他是當時“校園聯創計劃”里最優秀的聯創之一,加入CQY項目后主要負責校園運營業務。

“最后,只有他支持我。”另外,1998年出生的曹越作為一名在校創業者,無疑更懂00后。李乃旭邀請曹越加入CQY項目時,對方爽快答應了。

另一位合伙人王程程,負責公司整體的運營工作,她后來成了李乃旭的妻子。

好不容易等團隊搭建完成,他們在2016年年底就開始籌備,拿到了100萬種子輪,2017年又獲得了經緯中國的500萬元天使輪融資。

他們試圖將游戲元素更好地融入到社交產品中,因為考慮到00后從小在互聯網上接觸最多的是游戲,所以想在CQY的產品設計中添加游戲成長體系和相關的設計內核。

例如,挖礦會獎勵金幣、打怪會獲得獎勵等,用數據增長激勵用戶使用。“這背后對用戶的心理牽引非常復雜,如何牽引用戶心理以完成社交目的,難度比較大。”

李乃旭告訴「子彈財經」,這兩個方向的投入都非常大。交互設計的切入點是一個全新的設計嘗試,這需要對安卓或IOS系統底層進行調整,這非常考驗工程師的能力,且很多人不具備這樣的能力。

而游戲化的社交產品,需要一支小的游戲團隊來做。李乃旭先前和完美世界和網易等大游戲廠商聊過合作,對方有意向,但個中的投入量較大,對方較為慎重。

無論是交互式設計,還是游戲化社交,個中投入相對較重。李乃旭最后將主要方向定在校園化社交產品,他們嘗試在校園中找到一些信息節點,通過節點的重構來做出一款新的產品。

00后社交產品更多的是從文化中成長出的一種獲客之道。他們做過一個測試,將CQY在蘋果商店和應用商店上架,沒有任何獲客手段的情況下,一天幾十個甚至上百個增長量,“這在如今的互聯網非常可觀,因為幾乎沒有任何一款產品可以自然增長。”

“我們當時的次日留存是40%到50%,只要進入次日留存,七日的留存只會低百分之十幾。”李乃旭對「子彈財經」說到,從客觀上來講,CQY是一款對標QQ的產品,本質是一款交友聊天的通訊軟件。

李乃旭認為00后是“藍海”,給了他們一個除了下載QQ之外的選擇。當下的社交賽道中,將QQ用戶轉化到別的平臺需要成本,而00后僅需要選擇就可以了。

不過,雖然產品的設計思路清晰了,但是李乃旭面前仍橫亙著一座座大山——他們沒有想到,社交產品想要做出創新,竟然那么難。

國內社交的“變與不變”

在喬布斯搭建的體系下,很多設計規范包括底層架構均已確定,除非再出現新體系,否則,李乃旭認為,在此基礎上很難呈現創新。在社交產品中內嵌小游戲有可能轉移用戶的使用興趣,同時難以兼顧社交和游戲兩種屬性,導致用戶增量不太理想,商業變現的模式也不明朗。

社交產品不僅需要創新靈魂,同時用戶流量也是制勝的關鍵。現階段,互聯網流量成本已經達到二、三十,而在2012年,其僅為幾毛錢,甚至更低。

創新難題,流量高昂,資本寒冬更是那根要命的稻草。但誰也沒料到,一級市場融資遇冷,李乃旭在2019年年初頻頻約見投資機構,其中有四五家機構有興趣,但聽到他開出的條件都放棄了。

“游戲化社交本身就很需要錢,絕對的錢數不能少。”融資不利,他愿意簽對賭協議,也可以出讓股份,一定要保證公司賬上有七八百萬的現金流。

找投資的過程中,李乃旭表示,“經緯中國、紅杉等知名機構還在看互聯網項目,但不會輕易出手。”最后,他約見了五六十家基金依舊沒有拿到下一輪融資。

這是李乃旭和團隊對挽救CQY所做的最后一個嘗試。在此之前,由于資金鏈緊張,李乃旭取消了辦公場地,讓CQY團隊到他家里辦公,“真的彈盡糧絕了,但還是沒有挽回我們的公司和產品。”

資金鏈斷裂,幾乎是大多數創業公司都曾面臨的“致命問題”。沒有資金做推廣,自然增長非常有限,無奈之下,李乃旭在2019年春節后就關停了CQY項目。

為了發放員工工資,他把車賣了,加上新婚的積蓄一共大約十幾萬,外加公司賬上僅剩的十幾萬,一共湊了二十多萬才給員工們勉強發了工資。

從CQY項目退出后,李乃旭一直在借用曹越在校園內的“辦公室”,正在緊鑼密鼓地籌備新的社交創業項目。

李乃旭現在的新公司僅有三位全職員工即合伙人,產品方面由李乃旭加上三位朋友幫忙寫代碼;在運營方面,除了公司創始團隊,還有曹越帶的一支在校運營團隊。

李乃旭和團隊仍未放棄社交創業。對他們而言,社交注定是一條長跑賽道,關鍵是從失敗中吸取教訓,越挫越勇。

回顧近兩年,整個互聯網市場的紅利幾近見頂,發展空間收窄近80%。雖然互聯網項目已經很難做了,但李乃旭覺得里面仍有機會。

“不像別的行業已經被完全浸透,00后的新文化意味著更多的可能。”李乃旭對「子彈財經」說。

例如美國Snapchat興起時,屏幕是全滑動式操作,微信界面則由PC端延展而來,發展成全手勢控制的界面,這讓未成年人在使用過程中感覺非常友好,李乃旭認為這會是一個新的切入點。

不過,00后群體是否特殊?他們是不是新“藍海”?與其討論“00后社交”,不如思考,國內社交的出路在何方?

9月初,微博推出“綠洲”,幾日后,“綠洲”被曝出圖標抄襲韓國設計師的圖案,而后被下架了。“綠洲”的界面酷似Instagram,信息流和頻道的設置酷似小紅書。

在傳統互聯網企業被沙漠化之后,綠洲成為微博的一張新王牌。

9月24日,相關媒體曝出,阿里巴巴釘釘事業部推出社交產品“Real如我”。它的產品定位于“真社交APP”,產品特色功能主要是“地理圍欄”、“點亮人臉”、“智能相機”。其內部人員告訴「子彈財經」,“現拍現發是我們一直堅持的概念,還需要一些差異化。

國內的社交產品的確需要差異化。9月5日,京東數科曾在安卓端秘密內測一款大學生校園社交產品“梨喔喔”。平臺上的學生認證由京東金融完成,同步之前京東商城的學生認證信息,而完成的用戶還可以開通小白信用服務,使用小白成長分。

十日后,字節跳動宣布收購一款校園社交產品“biu校園”。而張朝陽早在6月9日宣布“狐友”正式上線,主打“國民校花大賽”引發熱議,張朝陽還親自下場與狐友們頻頻互動,可見巨頭們極其看重校園社交。

結語

無論是流量巨頭,還是草根創業者,想在社交賽道上強占一席之地的人不計其數,但真正能殺出一條血路者,寥寥無幾。

巨頭和創業者們的社交癡夢還在延續。

社交是個神奇的行業。一旦資本市場沒有風口,就會刮過一陣“社交風”。在2019年資本寒冬下,很多行業的風吹不起來了,社交風口似乎再一次悄然襲來。

死傷無數的社交賽道,“印鈔機”的屬性不斷吸引創業者與巨頭為其獻身。

做社交是一個很艱辛的過程,幾乎看不到希望。幾天前,李乃旭看到一個從今日頭條出來的朋友做社交了,“我當時很心疼他。”他心里明白,這位朋友將會經歷在社交賽道創業的諸多艱辛苦楚。

目前,這位今日頭條創業者的賬上還趴著七八百萬,團隊規模和李乃旭他們差不多,一個月燒掉三四十萬。

李乃旭對他的狀態太熟悉了——每天失眠,極度焦慮。“做外賣至少有訂單和收入,實在不行可以做改變策略加價,最后還能實現一些盈利。但是,做社交就是看著錢在減少,用戶在流失,沒有增長,沒有收入。”

半個月前,他們約了一頓早餐。早上十點味多美見面,對方遲到了一個多小時。“他真的和我想的一樣,半夜失眠、焦慮,一直到凌晨兩三點。”李乃旭苦笑著說。

聊起創業生活時,對方露出一絲軟弱,創業七年的李乃旭非常理解。交流兩個小時,李乃旭把對方送走后,“他遲遲不走,一臉茫然地站在十字路口。”

李乃旭突然想起七年前。那時的他剛開始創業,認識了春雨醫生創始人張銳。有一天中午,他們站在十字路口聊天,李乃旭向張銳請教問題。張銳目光看向遠方,一邊抽著煙,一邊回答著他的問題。

時隔四年,他仍記得張銳的眼神,隨著創業年頭的增長,那個眼神在李乃旭腦海中愈發熟悉。

網站編輯: 齊巖

0

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,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投中網,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,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。

發表評論

 / 200

全部評論

—— 沒有更多評論了 ——
—— 沒有更多評論了 ——
河南快赢481走势